笔趣阁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明之日新月异 > 第五章 东方公司 第3节 东方银行前传

第五章 东方公司 第3节 东方银行前传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东方公司·东方银行前传
  万历四十五年十月,京师
  清晨朱由梼才起床,推开屋门,便见到院里银装素裹,终于是下雪了。
  朱由梼来在院中,捧起一拢清雪便是揉搓在脸上,那感觉别提有多惬意了。在抬眼便看到了站在院门口的孙六和卫时春,这两个徒弟可着实是被他调教的有些样子了,看着两人身上的积雪,便知道二人今天没有偷懒。
  来在二人身前,看着稳稳扎着的马步,朱由梼便知道是时候教些真东西了。但他却不明说,围着二人转了三圈,便是一脚向卫时春的小腿踢去,卫时春却也是不敢躲,这样的亏他可是吃过许多次了,上一次躲开后,可是挨了朱由梼一顿好揍!
  可这回,朱由梼这一脚,卫时春硬生生接下却是丝毫未动,还未待反映,朱由梼便来个声东击西,又是一脚踹在孙六的小腿,然而意外却发生了,孙六居然倒了,这是破天荒的头一遭。
  对于孙六,朱由梼可不像对卫时春那般,卫时春正儿八经的勋贵子弟,属癞皮狗的,就不能对他好,典型的三天不打浑身不爽利那种。
  而孙六别看年岁比卫时春小,那可是老江湖,早早承担起生活的压力,使得他浑身上下都是一股子沉稳劲,练功那也绝对是刻苦的紧。
  今天有这一遭,咱们六侯爷肯定是心里有事!
  朱由梼心下有了计较,便也没说什么,招呼二人跟自己练起了基础的套路把式,发出一通热汗,朱由梼便让二人都去洗个澡,接着吃早饭。
  朱由梼只要是在十王府,那生活的品质必须得要腐朽到骨子里的,孙六、卫时春也都是早就适应了这套朱门酒肉臭的浮华,快吃完的时候,大长腿刘飒便进来餐厅,请示朱由梼今天去哪祸害人。可咱们二爷却一把将刘飒拉着坐下,然后便一边直勾勾的盯着孙六,道:“今天哪都不去,你仔细瞅瞅咱们六侯爷,这不明显就是思春了嘛!”
  说完,卫时春也学着朱由梼的模样盯着大师兄,刘飒那也是老被朱由梼玩……,嗯,不对,应该说是老跟着朱由梼玩的,自然也是有样学样!
  孙六一见三人这幅架势便也知道没有退路了,说呗!早死早超生噻。于是便将自己今早心不在焉的缘由分说出来。
  还真别说,咱们叱咤江湖、威风八面,受命为朱由梼统辖漕帮、手下兄弟得有万八千的京师黑道头面人物、东方公司虎威堂常务副堂主孙六侯爷还真就思春了!
  话说,孙六虽是江湖大豪,但也有青骢岁月,想当年那也是一个少年。敢称自己曾是个少年,那必须就得有一个青梅竹马的初恋,要不然是决计不够牌面的。
  但孙六小时候家里头太苦了,那穷的没着没落的孙六也是从来都没有跟人家说过哪怕一句话的,青骢岁月也都是远远的瞧着人家和别人青梅竹马,别说备胎、千斤顶、三脚架了,他连个路灯都算不上,纯纯的就是单恋!
  
  听到这,卫时春就不干了,啥玩意啊!说好的苦逼言情剧呢?退票!
  朱由梼更不干了!他真是后悔啊!怎么收了这么个玩意当徒弟啊!家门……,呸!师门不幸啊!嗯,好像也不对!就应该只是你孙六的不幸!你看看你师父我,看见边上那俩双胞萝莉控了嘛!看着边上这个大长腿了嘛!这才叫男人!
  卫时春又不干了,师父,你快拉倒了吧!你说双胞萝莉控我也就认了,那二八芳龄着实是秀色可“好好的、仔细的”餐,可你说刘飒大长腿?就刘飒那双蒲扇般的大脚,也就你这样的重口味才稀罕!结果卫时春悲剧了。
  紫电青霜倒是没说啥,只是通红着脸、幽怨的看着朱由梼。刘飒却是不干了,就恨别人说她脚大!嗯……,不对啊!谁是你朱由梼的人啊!你个臭不要脸的小白脸,人家可没答应你呢!嗯……,也不对啊!你都还没追人家呢呀!
  嗯……,好像跑题了吧!反正别人怎么看不知道,那孙六满眼都是愤恨,恶狠狠的盯着朱由梼、刘飒、卫时春三人,直到三人不再打闹这才收了幽怨的眼神,继续他的表演。
  此番孙六却是在历经多年后又遇见了那个他曾经朝思暮想、但也只是发乎于情、止乎与穷的梦中人。
  话说,孙六的暗恋对象名叫吴秀,五军营军户出身,家中世职是百户,本是南城少有的殷实人家,可是这命是真苦。
  母亲早亡,镇压哱拜叛乱时,父亲和哥哥都出了兵,结果哥哥战死了,父亲落下了终生残疾,原本家道殷实、在算上哥哥抚恤,父女二人的生活还是能够保障的。
  可哥哥的死,再加上终生残疾,使得父亲性情大变,酗酒、赌博,没多长时间不仅花光了家底,还欠下了一笔数额不小的赌债,而后老爹也是再无希望,便投河了。
  老爹没了,孤苦伶仃的吴秀差点就被债主给卖到勾栏里去。这时她男人出现了,也是军户出身,家里的人都没了,凭着一身本事在三千营做夜不收,见到吴秀这般的处境,便卖了祖传的院子,替她还了大半的债务,二人这就这么在了一起。
  债主们知道他有本事,很得上官看重,也便不再紧催。吴秀平时给人做稳婆,闲时给人干些浆洗衣服之类的杂活。他男人所在三千营因为多是蒙古鞑官的缘故,克扣也比其他营头好些。这对小夫妻过的也是节俭,每月不光能清了利钱,多少也能还点本金,这日子好歹有了盼头。
  正赶巧去年兵部自三大营选调部分官兵充实边军,轮值一年。吴秀他男人是夜不收,都是各个营头上官的心头肉,原本是绝不会选派到他的,可是打听之后,说是要去大同,吴秀的男人动心了。
  现在的大明边军,尤其是大同、宣府的边军跟鞑靼的大规模对抗很少,边贸开市,各取所需,没人愿意打生打死的。像他这样的夜不收,就算是去充实边军,也不会被分到前线的卫所,多半是分到各参将、至少是游击的麾下。
  而对鞑靼边贸的主力便是晋商集团,这途中的货物运输,就是各大小军头敛财的重要途经。
  你们晋商再牛掰,出货进货都得走我的防区。不给钱?那就给你来个匪患猖獗、杀人越货,将你的商队团灭,谁知道是官军截杀还是盗匪截杀的,就算是上面责问下来,我出兵剿匪便是。任谁都知道追缴赃款难入登天,我杀良冒功,交你些许首级,你还能说啥!皇帝老子来了也得“讲理”不是!
  在这样的无耻手段下,晋商只得交钱。
  但能够做生意、且做大生意的人,都会比常人有远见,于是在晋商联姻、入股等操作下,和大同边军合流,形成共同利益集团也就是时间的问题了。历史从来就不缺时间,到了现如今,可以说大同边军就是晋商了。既然是自家人,那么商队的安全就得有保障,于是乎调派边军精锐护卫也就理所当然。但亲兄弟明算账,即便是大小军头不拿,那边军的士卒也得分润些,皇帝还不差饿兵不是。
  夜不收不论在哪个营头都是精锐,那么充实大同边军自然会比在京师挣得多,吴秀的男人也就看中了这一点,也不和吴秀商量,便托关系、走门子,充实了大同边军。
  吴秀的男人去了大同,有空便会托人帮忙写信,和信一起捎回来的便是比在京师丰厚不少的饷银。吴秀不识字,就只得时长委托保安局派驻所的警员帮忙。
  而最近这一次的回信却不是他男人托人写的,写信的是他男人在大同的直属参将,他男人没了。
  吴秀男人到了大同,本职还是夜不收,跟着直属参将去口外办事,可五天后回来时却成了马背上驮着的尸首了。本来还有二十来天,吴秀他男人的轮值就到日子了,便会回京复命,原本直属参将也知道,没准备带他去,可是家里外面债多,吴秀他男人为了在回京前再多挣这一趟的赏银,再说多次去口外也都平安回来,这回去办的差事也算平常,便主动向直属参将请命。可老话说“人为财死、鸟为食亡”,这就真给应上了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